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之绝代商娇 > 363 夜宴 下

363 夜宴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晓行听他说完,猛地喊道:“您别说了,这件事我们也是受害者,我的爸爸妈妈和大哥的爸爸妈妈在当年的事故中,死的死,变成植物人的变成植物人,难道还不够吗。我们也恨,真正的罪魁祸首只是楼上那个中风的骆宏才和这个骆民翔而已,你要报仇就找他们,何必要牵扯上其他人。”
  
      她边说边哭,继续说道:“乔治,你何苦要牵涉到其他人。素心堂是我奶奶留下来的,她是好人。”
  
      她虽然这样说,却感觉到歆康似乎已经离她很遥远,泣不成声。
  
      骆群航的眼睛从乔治身上扫过,又从歆恬泪流满面的脸上划过,终于知道乔治和傅斯年对付扬威集团的原因,心中五味杂陈,竟然生不成一丝恨意。
  
      他看着乔治,轻声说道:“乔治,我很抱歉,很抱歉,不知道我们能对你做出什么补偿吗。你说的对,毕竟是扬威集团对不起你,但是你想要怎样的补偿。”
  
      乔治放声大笑,笑声中带着几分凄惨,他怒道:“事到如今,谁要你们的补偿,我要你们付出代价。你们骆家人虚伪而自私,我问你如果我今天仍然是穷困潦倒一文不名,我说的这些话你会相信吗,你会问我要不要补偿吗,你们会乖乖地承认吗。如果你们真的有良心,当年那么多冤魂,你们给人家什么补偿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越说越激动,继续说道:“要不是我今天有了和你们谈判的权利,你会和我谈补偿吗,用你们几个臭钱当打发要饭花子吗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看着骆群航,高声喊道:“你不用再费心,告诉你,扬威集团的股份在股东会后,我已经买下很多,就算是骆宏才醒过来,你们骆家人也要俯首称臣。”
  
      骆群航此时此刻心乱如麻,脑海里已经想的不是钱的问题,只想着如何能够弥补乔治,不要造成更多的伤害。如果扬威集团破产,因此失业流离失所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  
      他正要说话,却突然间觉得头脑有些发晕,身子软软的使不出力气,然后听到外面传来一个猖狂邪恶的笑声。
  
      “都说有钱人良心坏,老子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,老子一辈子烧杀劫掠啥坏事都干过,手底下也不过才十几条人命,你们随便偷工减料倒个楼就砸死几百个人。老子被人四处通缉,你们却是一点事没有,老子真是要甘拜下风。”随着声音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,刮得须青的头皮,森冷的眼光杀机浮现,是个众人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。
  
      唯独歆康心头一凛,他认出他是谁来,是当初在看守所里被他阻止没有成功越狱的恶囚,却通过伤害自己保外就医在医院里还是脱逃了。他看着那名逃犯恶狠狠的眼神,心头一动,叫道:“冤有头,债有主,是我得罪了你,和其他人没有关系,你冲着我来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感到身上一阵阵乏力,根本提不起精神,知道是他在饭菜中搞了鬼,而外面保安没有一点动静,也许是已经糟了他的毒手,也许是也中了他的迷药。
  
      那个恶囚看了一眼歆康,说道:“好小子,艳福不浅啊,一个号子里出来的,我在天寒地冻中忍饥挨饿,你在豪车里搂着美女玩车震。要不是无意间中看到你,我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幸亏老子有耐心,一直跟着你到这里才动手,否则错过多少好戏啊。你放心,老子理解力不差,刚才那个故事我听明白了,看在你老子是一条好汉的份上,我一会儿动手的时候,先杀别人后杀你们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着,一只脏手猛地摸上晓行的脸,晓行气得欲呕,却没有力气反抗,而歆康急得目眦欲裂。
  
      那个恶囚想想,说道:“我到屋子各处转转,把好东西都拿走,然后再下来收拾你们。”
  
      他顺手拿起屋角一个袋子,从楼上开始了搜刮,从书房过去一间间的屋子,看见仿佛值钱的就装进袋子,还有些晓书晓行房间里的珠宝首饰。然后他走到晓行父母的房间,看见晓行父母躺在那里,心头发毛,连声骂着晦气,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转眼又到了骆宏才的屋子,那间卧室里不少值钱的摆设,抽屉里还有几叠现金,他将钱扔进口袋里,一不小心猛地碰倒了落地台灯,发出砰地一声巨响,他理也不理冲出门去。
  
      房门又哐地一声巨响,躺在床上的骆宏才都似乎被震得动了两动,随即眼角跳动了一下,似乎要从一直中风的昏迷中醒来。
  
  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    那名恶囚冲下楼来,看见软瘫在餐桌旁的众人,发出喈喈的怪笑,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,晃晃悠悠地走过来,说道:“住别墅有什么用,开好车有什么用,雇一群保镖又有什么用,还不是要做老子刀下亡魂。”
  
      却听见一声鄙夷的咒骂:“就是个一辈子的穷命。”
  
      这句话正戳中恶囚的要害,险些让他当场恼羞成怒,向着那说话之人一刀刺去,却在看清是乔治之后,顿了顿,问道:“你骂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乔治看着他,眼中没有一点害怕,也许他过去的生命中像这样突如其来的危险经历已经太多,都不放在心上。他笔直看着恶囚说道:“不是吗,我骂你一辈子穷命。你知道不知道这屋子里都是什么人,身价多少,你知道不知道这家别墅是谁家的。你随便知道一个问题,也不至于这么草率,竟干没脑子的事情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